戒毒那段经历,我称之为涅盘重生
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健康 >


  我不知道大家如何看待“吸毒”二字,是轻视、讽刺、同情,还是无视?而在我心中,这两个字重之又重,我对它即恐惧、即厌恶,也无奈。但是,现在的我,是幸运的。是的,我把它戒掉了。从现在开始,毒品再也不会出现在我的生命当中,也不会再像之前那样带给我暗无天日的绝望生活。回想过去的日子,我失去了少女该有的青春活力,浪费了大好的年华,因此,我希望我能以自己的经历来告诉大家,毒品,它到底有多可怕。

  自小我就是个性格倔强的人,说一不二,一言不合就开骂。这种性格形成的大部分原因,来自与我从小就生活在同样是暴脾气的家庭环境下,父母每天一小吵、三天一大吵是常事。我从来没有感受到父母的爱,有的只是每天的大骂。尤其是在他们生了第二胎之后,我感觉他们的关爱已经全部投注在了妹妹身上,我就像是家庭里面多余的一个人。有一次,跟父母吵着吵着,冲动的我就从阳台跳了下去,摔了个粉碎性骨折,就连医生也说我再也无法站起来了。是的,那段时间我觉得自己的人生没有阳光,前途渺茫,如果生活无法自理,我不敢想象是生命状况。为此,父母更加不待见我了,但是,想想自己年轻的生命,路还很长,无论如何,我也要站起来。你们猜怎么着,竟然真的让我成功了。

  可以自由活动后的我并没有像电视剧所说的,感激生命,珍惜生命,而是凑到了一群毒友群里面,学着他们吸毒,麻痹自己,同时也报复父母。从心里面认为,让父母带着拥有一个吸毒的女儿这一名号,他们会在人前抬不起头来,每每想到这,我就会玩得更加嗨,更加投入。

  后来,我的父母把我送去了珠海瑞桦,当时的我心里面只有一个想法,就是敷衍一下他们。我甚至认为这样的父母不就是为了自己的面子,才把我送到这里来戒毒吗。为此,我曾经反抗过、抗拒过。后来,又觉得这样的话可以让我彻底远离他们,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,所以最后我也同意了去了。

  在住院这段时间吧,我还是比较配合治疗的,也很尊重医护人员。大概一个月左右,我的毒瘾有了改善,我就要求出院,但是珠海瑞桦戒毒康复医院的医生认为我并没有彻底戒掉,坚持要让我再呆一个月。这次,我跟他们大闹了一场,没办法,我的暴脾气也不是一朝一夕能改掉的。跟我比较好的那个护士,在我闹完之后也没有厌烦我,而是跟我好好分析了我现在的状态,确实,我现在只是有了改善,想要完全断掉,还是要有更多的治疗时间和更大的毅力的。我很感谢她,没有她的话可能我现在还不能完全戒掉毒瘾,也没办法这样写下对她的感谢。

  一个月后,我的主管医生和心理医生通过评估,很开心地宣布我已经戒毒成功了。并且在我出院前的几天,贴心地请了我的父母过来,开了个家庭治疗。这个治疗也是彻底缓解了我和父母之间多年积累下来的埋怨与不解,原来他们并非不爱我,而是我们暴躁的脾气和少沟通,导致了我们之间存在的问题越来越大,始终没有得到解决。要是往常,我们也许根本没有可能这样平心静气地坐下来互相吐露心思,彼此沟通交流,诉说这些年来的内心痛苦,所以我还是非常感恩能得到这样的机会。

  现在,我重生了。我有了自己的爱人、有了更爱我的父母、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。我扔掉了过去面无血色的容貌,获得了全新的美丽的脸庞,原来自信也是由此而生。过去的那段戒毒经历,我要对你说,谢谢你,让我成长,让我重拾爱与关怀,更让我涅盘重生,感谢帮助我的所有的珠海瑞桦戒毒康复医院的工作人员!





《戒毒那段经历,我称之为涅盘重生》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bjctxm.com//a/jiankang/2017/0628/4532.html
戒毒那段经历,我称之为涅盘重生的上下篇文章
《戒毒那段经历,我称之为涅盘重生》相关文章
Copyright @ 北京创投新亚博APP下载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23768号 联系我们
免责声明: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,部分图片或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如果无意中对您的权益构成了侵犯,我们深表歉意,请您联系,我们立即删除。